匈牙利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匈牙利新闻

听陪读妈妈讲移民生活!

把年少的孩子送出国,是尽力给ta最好的教育。在匈牙利这样的群体越来越多,下面就让我们来聆听一下,这位陪读妈妈的心声吧!

关于外国人的散漫:


   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我体会到了匈牙利速度:

   3月10日左右,家长们通过facebook、微信群(华人家长),向教育局倡议学校停课。

   3月13日下午,facebook上流传一张照片:三个穿防护服的匈牙利学生,全副武装坐在校长室,请求停课。

   3月13日晚上十点左右,欧尔班总理在facebook宣布停课,并补充了很多细项,诸如双职工家庭的幼儿,不建议给爷爷奶奶增添麻烦,每个区都设有儿童托管中心,为家长解除后顾之忧……

   3月14、15日是双休,但女儿的小学老师并没有歇着,她们在facebook上与学生、家长们商讨 ,怎样合理安排网课。

   3月16日清早,女儿就在谷歌课堂上,收到了周一的所有课程!

   3月16日白天,在朋友圈中,我也看到不少孩子妈抱怨:网课比在学校上课更紧张!家有俩个孩子的,能为抢电脑打架!不多久,老师就在facebook上通知:学校可以免费借电脑给贫困家庭。不同年级的课程时间有所调整。 

   我一直看不惯欧洲人的散漫,但亲身经历才领悟,在关键时刻,人家充满人性的关爱,环环相扣、细致入微,一点都不掉链子。


关于移民孩子的不适应:


    有一天早上,打开电脑就收到老师的八年级网课作业,我用谷歌翻译才弄清楚意思:谈谈欧盟各国的共同点。钙与镁对身体有何益处。天哪,我这才体会到,来匈牙利只有两年的女儿,在课堂上听课时一头雾水的滋味。移民的小孩,比大人更不容易啊。

    女儿来匈牙利时,已经13岁了。她丧气地抱怨:“老妈我恨死你了,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国外?我连男女厕所都看不懂,更别说历史物理化学了!我上学有什么意思啊我一句都听不懂!”我的心一下掉到谷底,赶忙找华人开的匈语补习班,校长问了她的基本情况,劈头盖脸说我一通:“你们这些新移民的家长啊,你们把这么大的孩子带过来,有没有想想孩子的难?十几岁的孩子要在短时间学一门语言,几乎不可能,我已经说服几个这么大孩子的家长,赶紧把孩子带回国了,你们及时止损别让孩子受罪了吧!”陆陆续续,我确实听到有大龄孩子回国的消息。

   当时正值2018年的春天,布达佩斯到处樱花烂漫,春意盎然。我的心却是灰灰的,前途未卜。我表面上不断打气,鼓励她拼一下,到暑假再决定去留。背地里,我已想好退路了:1、下学期去国际学校 2、回国。

   除了语言的不适应,还有身体和文化的不适应。匈牙利每个小学生,上学都背两个包:书包和体育包。每天都有超强幅度的体育课。女儿常常回家后,累得瘫倒在沙发上连话都懒得说。有的体育项目,比如曲棍球,她根本不懂规则,回来后还要赶紧谷歌搜索。文化上的不适应就更多了。女儿对欧美的拥抱、贴面礼仪深恶痛绝,以至于有次班级郊游,她捡起地上的石子,砸向想拥抱她的男生,被全班同学视为“奇怪的中国人”。

   有一段时间,只要一听到电话响,我就心头一紧,不用说,又是麻烦事!不是因为她生病了,老师通知家长接孩子,就是她又与同学打架了,校长约见。

    奔往学校的路上,我心头总压着一团火。但每次看到她背着书包,蔫头耷脑无助地坐在校门口长椅上时,我又莫名的悲凉。

   回家的路上阳光灿烂,我俩的心中却雾霭布满。女儿深叹一口气:“老妈,我发现我就是一个渣渣,今天第一节课是体育课,同学把窗户开一道缝散气,课上到一半我就受凉了,一体育场几个班的同学,只有我一人顶不住,其他人都活蹦乱跳的,哎!”

   “格格,我来帮你分析一下,你们同学每天一节体育课,已经坚持七八年了,滴水还能穿石呢,他们身体好是正常的。但你也别灰心,俗话说,练得早不如练得巧。你看,你现在正是长个子长身体的年纪,现在锻炼时机最好,你总不希望将来有个俄罗斯大妈般的身材吧?”女儿一听,言之有理!立刻来劲了:“老妈,我以后每天傍晚再去球场运动半小时,争取不做病秧子!”

     我重重地与她击一掌,祝她一个月内,不再去家庭医生那里开病假条!

     国庆节典礼是匈牙利庄严的时刻,但就在这个场合,格格却与同学Gleen打成一团。我赶去校长办公室时,心里忐忑不安。因为,匈牙利学校是摒弃暴力行为的。我真怕校长辞退她。但校长很理智地对我说:“事情的由头是Gleen是个爱狗的孩子,他认为中国人都吃狗肉,所以同学们都证明,他总爱刁难格格。这件事老师已经解决。问题的关键是,格格需要心理医生的帮助。学校有心理医生,但她匈语不好,所以建议家长请一名会中文的心理医生,帮她解决心理问题。”我立刻向校长保证,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。

     万念俱灰地走出校长室,正好看到格格和Gleen出校门。我连忙走上前,向Gleen道歉。并告诉他,我们也喜欢狗狗。Gleen也不好意思地向我们道歉。

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格格心虚地察言观色,问我校长怎么说她。我很平静地说:“你是命好的孩子,你应该听说过,很多中国孩子,因为打同学,学校立刻让他们转学。但你碰到了智慧的校长,他坚信格格这次是最后一次打同学了!”格格楞一下,松一口气。突然泪眼婆娑:“我再也不打人了,我太过分了,我怎么能在国庆节打人呢?”

     到家后,我依然做饭,她依然学习。但我心里有事啊。我的朋友中,没有心理医生。求助其他陪读妈妈,她们说:格格妈,格格没有做错!在国外,中国式的忍让是行不通的。只有枪杆子里出政权,打过来就得怼过去,我们都鼓励孩子人要犯我我必犯人。

     我又找到国内朋友,请她们帮找心理医生。因为我知道,打人只是表象,后面有移民孩子焦虑失措等问题需要解决。但国内朋友也让我别紧张格格没问题。

     想到我与格格逼急了也能换灯泡修锁修安家具。我决定自力更生研究研究心理学。我这才发现,国外的资讯太过瘾了,以至于格格爸爸觉得奇怪:“怎么发现你比国内上班时还忙?”我得意地回答:“那当然,以前那是心不甘情不愿所以磨洋工,现在我是在干自己喜欢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格格坚持傍晚去球场锻炼,有时我们能看到Gleen在公园里遛狗。有次趁格格心情不错,我们走上前逗了会儿狗,我有意问她:“这是什么品种的狗狗?”格格说:“这是黑贝,是一种聪明又凶猛的狗,哎,狗如其人呐!”“格格,如果Gleen是黑贝,那么,那天他打你这只小京巴,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我问。“老妈你怎么又提那事了?丢死人了!不过现在想想,Gleen那天确实是手下留情的!”“对啊,其实老妈还是挺佩服你的,老妈只会忍让,你却善于总结和变通,能自己解决问题,虽然过火了,但没委屈自己。”我见她沾沾自喜了,马上调转话头:“通过那件事,我们应学会六个字,你知道是哪六字吗?”格格想了想,回答:“宽容、场合。但我不知最后两个字是什么了。”我说:“我觉得应该是宽容、场合、语言!对别人要宽容,要有爱,干事情要分清场合,身处异乡,语言是最重要的,如果你早一点跟同学解释,中国人也关爱动物,那就不会有后面的战争了!”格格想了想,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确实要好好学匈语了!”


 
友情链接:匈牙利移民局 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匈牙利大使馆 匈牙利驻上海总领事馆 匈牙利移民中心 匈牙利国债移民项目(AKK) 
匈牙利移民中心©版权所有